老年肥胖 該減肥了嗎? (1)

 

⇑ 從103年預估到150年,老年人口從12%增加到41%,台灣每10個人中就有4個是老人的超老社會
 

 

 

  在美國過去的25年中,以BMI 30為肥胖比率來看,盛行率增加許多。由於老年人總數的增加和肥胖老年人口的百分比增加,肥胖老年人的數量顯著增加。 年齡在60-69歲之間有40.8%肥胖;在75歲以上因較瘦有較好的存活率,肥胖率為27.8%。 
 

 

 全球各地的過重人口不一,在東南亞國家的過重比例25%,比起歐美來的低很多;65歲以上人口在全球的肥胖的盛行率為 12~15%
 

 

 肥胖就是吃多、不能就是消耗變小。在老年人的肥胖病理機轉中,熱量攝取不變或稍降;但總能量消耗(Total Energy Expendure, TEE) 是明顯下降的。TEE包括了60-75%的基礎代謝率;10%的飲食生熱效應;10-30%的運動消耗熱量,這三者因為年紀、姓別、外在環境影響、肌肉成份大小、或基因而影響。
 
 

 

 老年人和年輕人的身體組成上有很大的不同,體重增加時、腰圍很明顯的增加,主要來自於腹部脂肪的堆積;另外肌肉組織也下降不少
 

 

 同樣的BMI下,老年人有更高的體脂肪
 
 

 

 

 而增加的體脂肪,主要在腹部的脂肪,而皮下脂肪反而下降
 
 

 

 同樣腰圍的37歲年輕人和82歲老年人,老年的內臟脂肪增加 (98->190cm2); 而皮下脂肪下降 (274->162 cm2)
 

 

 同樣也發在四肢的肌肉變化,老年人的肌肉減少外,肌內內的脂肪增加,皮下脂肪減少
 

 

 Pierce Brosnan 年輕時的年紀大時,可看到脂肪增加,並重新分布到上臂肌肉、腹部脂肪內
 
 

 

 成人肥胖定義,是根據美國心臟病學院 (ACC)和美國心臟病協會(AHA),以BMI超過30定義為肥胖,而這個定義是不論年紀的,在成人18歲到中年或到老年的定義依舊
 
 

 

 BMI可能低估或高估老年人的體脂肪量,例如身高變矮而高估;肌肉減少脂肪變多而變輕的低估; 老年人的脂肪沉積傾向於在腹腔內積累,腰圍的測量可能是更好的評估方式。儘管BMI存在缺點,但大多數研究分析了肥胖老年人的醫療保健結果,並將BMI用作評估工具。
 
 

 

 以WHO BMI > 30 來看台灣老人的肥胖率,僅有2.6% 和 7.9%;
而以WHO criteria for Asians 肥胖率為13.3, 21%;
台灣老年人肥胖的患病率遠低於美國,但台灣老年人的第2型糖尿病患病率高於美國。這些現象可以部分解釋為亞洲人的BMI較低但體脂百分比高於白種人的發現。因此,對於老年台灣人來說,定義肥胖的BMI臨界值低於30 kg / m 2可能是合理的。
 
 

 

 BMI 是體重除以身高比;腰圍代表的是腹部肥胖;和腰身高比和腰臀比代表的脂肪分布情形。那一個適用在老年肥胖的定義呢?
 
 

 

 1999-2000 台灣老人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了 2432位平均73歲的老人,其BMI、腰圍、腰臀比來看代謝症候群的盛行率,以腰圍最能預測代謝症候群的發生,特別在女性更高
 
 

 

 發現老年人的軀乾和腹部脂肪庫逐漸增加,而皮下脂肪通常會減少,特別是在四肢。腹部脂肪累積已知和胰島素抵抗密切相關,包括第2型糖尿病,高血壓和血脂異常與這一概念一致,我們發現糖尿病和血脂異常的風險與腰圍和腰臀比的增加有關
 
 

 

 肥胖與虛弱有關。BMI和腰圍是肥胖的常用措施,前者與一般肥胖和體重關係更為密切;後者可以更準確地反映腹部肥胖,並且與代謝紊亂更密切相關。在這項研究中,WC較大,在BMI正常、過重、肥胖者的衰弱的風險較高;WC正常,只有體重不足的人有較高的衰弱風險

 

 

 

 與正常體重的同齡人相比,中年肥胖患者的在老年衰弱風險高出五倍,與年齡,性別,受教育程度,生活方式因素和慢性病無關,原因:
1.肥胖往往預示例如胰島素抵抗,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這是己知的危險因素的弱點
2.肥胖和低度發炎相關,其對肌肉的不利影響
3.增加的肥胖也與生長激素和睾固酮的濃度降低相關,這使得肌肉降低
 
 

 

 體重與死亡風險之間存在U形關係。當體重比平均值增加20%時,男性的額外死亡率上升至20%,女性則上升至10%。這種額外的死亡率與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消化系統疾病和癌症的死亡率增加有關。肥胖在年輕人比老年人,有更強增加死亡的相關性。
 
 

 

 然而在老年年,BMI和死亡率的關係,最低風險落在BMI25-30 過重區間,正常體重反而比過重的死亡風險來的高,肥胖當然死亡風險更高,只是同樣在肥胖體重的老年比起年輕人,死亡率沒那麼明顯。肥胖與存活率降低有關。來自Framingham Heart Study 的數據發現,40歲時肥胖(BMI 30)的成年人比正常體重的成年人生命少6-7歲。另一項基於若干數據集的研究 (全國健康與營養檢查調查(NHANES III),NHANES I和II以及NHANES II 死亡率研究) 也發現肥胖會降低預期壽命,特別是年輕人。 BMI 30的男性和女性死亡風險通常高於超重的人(BMI:25.0 -29.9)。

 

在成人中,隨著年齡的增加,與BMI增加相關的相對死亡風險隨著年齡的增加而降低,與最低死亡率相關的BMI值略高於年輕人。這些數據被誤解為表明肥胖對老年人的危害小於年輕和中年人。然而,與BMI增加相關的絕對死亡風險實際上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直至75歲,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死亡率顯著增加。因此,從臨床角度來看,與肥胖相關的健康併發症隨著BMI的增加呈線性增加,直至75歲。在75歲之後BMI與死亡率之間沒有關聯的原因尚不清楚,但肥胖對死亡率的影響可能不太明顯,因為縮短的未來壽命可能使得難以顯示其影響。肥胖對死亡率的影響。此外,容易發生肥胖併發症的人可能已經死亡,因此年齡較大的肥胖者可能代表對肥胖不利影響的倖存者。

 

 

 

 為什麼老年過重BMI25-30區間,反而比起正常體重死亡率更低呢,有幾個說法,包括肥胖使得骨鬆減少,因有脂肪的緩衝,減少跌倒的骨折風險。另外脂肪組織多,androstenedione 透過 aromatase 轉換成 estrone 的比例增加,多了保護心血管和骨質密度的好處。
 
 

 

 前面說了肥胖會增加三高、胰島素阻抗、代謝症候群、或衰弱發生,但過重反而死亡率下降。這二者互相矛盾,所以存在「肥胖悖論」 Obesity Paradox: 老年瘦不健康;胖一點比較健康的說法
 
 

 

 Obesity Paradox 有正反二派,正方代表為美國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的 Flegal 博士; 反方為哈佛公衛學院的 Willett 教授
 
 

 

 Flegal博士透過 NHANCES I II III 的數據統計,發表在 2005 JAMA。在年記60-69歲老年,過重 BMI 25-30之間的死亡風險最低;BMI>30的死亡風險增加,但老人肥胖的死亡風險比年輕人不那麼明顯。
 
 

 

 比起正常體重的65歲以上老人,BMI在25-30的過重老人的死亡率風險為 0.9, 也代表降低了10%死亡風險。
 
 

 

 “肥胖悖論”這個詞是一個修辭格,而不是一個科學術語。該術語沒有精確的定義,並且已經被用於描述除了肥胖與有利結果之間的關聯之外幾乎沒有共同點的觀察。這個術語導致了研究人員和公眾之間的誤解。現在是作者和編輯放棄使用這個術語的時候了。簡單地將違反直覺的發現標記為“肥胖悖論”並沒有增加任何價值。意外的發現不應被視為消極; 這些發現可以帶來新知識,更好的治療和科學進步。
 
 

 

 在來自239項前瞻性研究的主要分析是死亡,研究,年齡和性別調整風險比(HRs),特別排除影響體重的因素,如抽煙或慢性疾病,相對過重和肥胖,BMI 20-25 正常體重的老年人死亡風險最低。超重和肥胖與全因死亡率升高的關係在四大洲大致相同。
 
 

 

 沒有檢查受試者整個體重變化過程;沒有控制那些曾經超重,但因生病而體重正常; 將正常體重,健康的人與以前因肝病,癌症或其他疾病而體重減輕的超重人群混為一談,將這些人放在體重正常的人群中會使正常體重的人看起來病情加重,超重的人看起來比他們實際上更健康
 
 

發表迴響

Close Menu